主页 > 早报每日 >Lyft 终于上市了,但更说明网路叫车真不是好生意 >

Lyft 终于上市了,但更说明网路叫车真不是好生意

发布时间:2020-06-07  编辑:



Lyft 终于上市了,但更说明网路叫车真不是好生意

亏钱上市的公司并不少见,但越临近上市却对盈利蓝图越没把握,却不妨碍市场热情追捧的公司,Lyft 绝对是目前最好的代表。

身为网路叫车第一股,Lyft 在 3 月 29 日登陆那斯达克,开盘价报 87 美元,比 IPO 发行价 72 美元上涨 21%。一天交易结束后,Lyft 收盘最终涨 8.74%,收于 78.29 美元,首日交易量达 7,000 多万股,市值为 222 亿美元。

然而发行价一路上调、首个交易日暴涨开盘的背后,Lyft 和即将加入成为上市公司的 Uber,以及原本可能加入的滴滴代表的「网路叫车」生意,却没有进入最好的时代。

首个交易日的火热无法掩盖网路叫车生意越来越明显的结构性问题。

无法持续的商业模式

没人否认共享出游、网路叫车是改变人类外出及带来巨大便利的伟大创新,但同时也必须承认,发展多年后,这个生意模式看起来越来越没有持续性,这些公司讲述的「增长大过盈利」故事,也越发可疑。

对追捧的人来说,随着 Lyft 继续保持增长,盈利终究有一天会到来。亚马逊、Facebook 等都是参考先例。

Lyft 的招股书却显示,2018 年营收增速达 104%,但亏损(税后)也由 2017 年的 6.9 亿美元激增 38%,到 9.53 亿美元。这明显与看好 Lyft 的人所坚信的「增长最终会带来盈利」趋势相反,Lyft 的高增长并没有帮助减轻亏损。

亚马逊上市后近 10 年,选择将收入大部分再次投入研发和扩展新业务,导致前期亏损。同样的,对看好 Lyft 和 Uber 等公司的人,似乎只要停止补贴大战,也可以盈利。但问题是,当网路叫车没了价格优势,注定流失大量用户,最终失去规模效益而可能依然无法盈利。

滴滴去年遭遇正说明网路叫车这个生意模式本身的脆弱。原本已开启上市计画的滴滴,因连续负面事件,不仅上市无望,且亏损也在 2018 年再次回到百亿级,年底不得不裁员调整。

同样的,终于能上市后,Lyft 自己也对盈利没信心。上市前接受彭博社採访时,Lyft 创始人明确表示,Lyft 自己也没有盈利时间表。几年前,Lyft 还坚信能透过规模效应盈利。若对目前的商业模式有些信心,可能不会如此表述。

究其原因,Lyft 等网路叫车的生意,并不是亚马逊式的「先亏损后大规模盈利」故事,两者本质上就不同。如果说当年亚马逊对增长的坚持,有种顶着市场巨大压力最终成功的主动意味,那幺 Lyft、Uber 乃至滴滴等,如今对增长的强调,则更多像种无奈,甚至某种程度上对盈利没信心而不得不把增长当成遮羞布。

亚马逊发展到一定阶段后,可随时透过削减研发投入和新业务扩展投入,来达到盈利,但这种盈利与不断增长后的盈利相比,不足为道。亚马逊坚持的「增长大过盈利」,是为了后来更大规模、更多样及更可持续的盈利。但现在网路叫车公司对增长的强调,却是因为他们看到在现有商业模式下,盈利在短期(甚至长期)没有希望。如今的商业模式又对资本极度依赖,只有维持住好看的增长,才可能一直有钱烧。

因此,美国市场排名第二的 Lyft 拚了命也要抢在 Uber 之前上市。因为他们都知道,VC 已不愿意继续烧钱,而公开市场的资金也不会那幺慷慨。

为了「讲故事」而发展的新业务

为了更快盈利,Lyft、Uber 及滴滴都在尝试拓宽业务,提供更多收入来源。无论收购共享单车、发展自动驾驶,还是滴滴近年大力发展的国际化业务,都是出于这样的考虑。

但这些新业务首先面临同一个问题:很难短期就盈利。

比如投资自动驾驶,是为了「摆脱驾驶」,这在理论上的确能帮助网路叫车公司节省开支。根据 Lyft 招股书,71% 投入花在驾驶身上,如果这些钱都能省下来,Lyft 当然可以盈利。因此,Lyft 选择开放自家平台,和其他自动驾驶技术公司合作,Uber 大力投入自动驾驶研发,滴滴也在硅谷建立实验室,大手笔招兵买马研发自驾车。

但理论却无法变成现实。首先,自动驾驶技术很难短期大规模普及,甚至业界最领先的 Waymo 看来,无差别自动驾驶基本不可能短期达到。另外,当可用自动驾驶代替驾驶后,驾驶投入的确会减少,但增加的投入却是更多研发、维护等。这些帐也需要认真算清楚。

此外,由于目前这种商业模式不可持续,也导致新业务无法得到稳定支撑。估值最高的 Uber,损失 20 亿美元后将中国业务卖给滴滴,之后又以同样方式,将俄罗斯市场卖给 Yandex,将东南亚市场卖给 Grab,国际化尝试屡屡失败。

与之形成对比的是,滴滴对国际化的坚持。在巴西和澳洲等地连续推出服务,并且公司裁员中,仍强调国际化业务的重要性。但国际化并不是本土业务蒸蒸日上的「学而优则仕」,反而更像为了维持增长的被迫选择。经历连续负面事件后,滴滴上市计画搁置,中国业务也受到严重冲击,这样的情况下,出海故事显然可以让估值不至于受到更严重冲击。且若能挺下去,滴滴终究要去海外上市,国际化业务也能讲一个更好听的故事。

在这样的思路下,网路叫车公司自然没时间将精力花在提升服务、推动交通智慧及环境保护上。现在第一家网路叫车上市公司诞生了,但这并不是疯狂烧钱不合理模式的结束,就像彭博评论所说,这只是网路叫车业「剩余生命的开始」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